新闻中心

与直男生活4年

2002年,那年我才18岁,上大学的途中偶然认识了J,起初一直把他当大哥哥。

上学的地方是个小城市,常常在寂寞的时候发信息跟他聊天。他比我大8岁,认识他的时候,他已到了“奔三”年龄,准备跟女友结婚了。那是我的年龄还小,在学校里拼命寻找所谓的“同人”爱情。

有天,我和那个在学校里认识的男友分手了,哭着打电话给J,告诉他我是个G,喜欢男生。他听到后一直在安慰我,像哥哥哄弟弟那样。就这样,我慢慢对他产生了依赖。

大学第一年暑假,我去看他,他带我去了很多地方,每天除了上下班,其它时间都陪着我,吃小吃、泡酒吧、看电影……那段时光,我们俩幸福得像一对恋人。

在他那儿玩了十几天,我就回家了。在家里,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他。从学校到他那儿并不顺路,但是我上学时还是经常跑去他那边。他对我依旧很好,按照他后来说的,就是哥哥对弟弟那样。

大二的时候,我犯了错误,被退学了。当时吓得要死,不敢和家里说,就给他这个哥哥打了个电话。他让我先去他那边,帮我找个工作,等时机成熟了再告诉家里。那时候已经快春节了,回家过年的我在年初四就跑去找他,随后他带我去海南旅游。

在海南的某天晚上,我爬进他的被子,主动和他发生了性关系,他并没有拒绝我。就这样,我和他开始了长达4年的生活,而他不知为了什么推迟了婚期。他买了套一居室给我住,这样我们就能在同一个城市里生活了。晚上,他常常来我这边过夜,有时候知道他要来,我就会跑去超市,买好多菜做给他吃。

有些问题,我们一直心照不宣地回避着,但有时候我撒娇让他叫我老婆时,他总是支支吾吾地不愿意,那时我就黏住他,一定要他叫,而他磨蹭了好半天才蹦出“老婆”两个字。一起生活的这四年里,偶尔也会有一些小摩擦,两口子过日子,难免的。他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明显多于他的女友,他俩一个月才见一两次,而我和他几乎天天在一起。

去年,无法回避的问题终于还是爆发了。他的女友生病住院,他去医院熬夜陪她,第二天还要上班。我好心地提醒他要注意点,他说那女的家里只有一对老父母,没人可以熬夜陪她,所以只能自己顶上。这话让我突然觉得心里不舒服,忍不住想起我来这边的第二年,由此发烧40度,只能一个人去医院,到了医院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我没有麻烦他,事后才告诉他,而他什么表示也没有。一想到这,我哭了。他却突然说:“你很烦,大男人哭什么哭。”

到了晚上,他又去陪那个女人了。我打听了一下,也去了那家医院。我看见J在喂饭给女友吃,让我觉得好难过。J看见我,跑了出来,抱了我一下,让我乖乖回家,明天带我去吃我最喜欢的烧烤。我留着眼泪回去了,一个人在家里等着他。第二天下午,他下班后带我去吃烧烤,遇见了他女友的姐妹。那女人一见面就来了句:“怎么跑来吃烧烤,不去医院陪L?”这话令我很不舒服,压抑许久的情绪在大街上突然爆发了。我冲过去,扇了那个女的两巴掌。J连忙过来拦我,但我还是冲了上去,跟她打了起来。

突然,J一巴掌掴在我脸上,打得我一下子就晕了……这是他第一次打我。

大概是打到鼻子了,鼻血刷刷地流下来。但我顾不得擦了,疯了似的一边踢那个女的,一边打J,打得我实在没力气了,转身叫了辆出租车,回到了我那个所谓的家。

从那天起,我没再上班,也没离开过房子,饿了就吃泡面,渴了就喝自来水,浑浑噩噩地过了两个月。这么长时间,J一直没有来过,只是发短信给我,解释当天的情况,而我没有回他。

7月,我的生日到了,忍不住到发了条信息给他,希望他能脚上几个关系比较好的朋友,一起出去吃顿饭。那天,我不停地喝酒,喝了好多,但没有看他一眼。喝完后,我自己打车回到了屋子里。24岁生日,我难受得一塌糊涂。躺在床上,抱着他给我买的熊,眼泪不停地流。

10天后,我收拾了几件衣服,去了机场。我也不知道我能去哪里,看到有趟深圳的飞机快起飞了,我就买了张票,于是来到深圳。

上飞机前,我给发了条信息他,告诉他我走了,随后把手机卡丢进了垃圾桶,不再等他的回复。

一个月后,我已在深圳安顿下来,一次去银行办业务,发现自己的银行卡里多了五万元。我以为银行搞错了,查过记录后才发现,是J转账给我的。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就把钱返还给他了。

如今已在深圳生活一年了,我还是会经常想他。前几天我听说他要结婚了,不知道应该祝福,还是诅咒……

 

24小时咨询电话  15754941069客服QQ:122742012  在线客服  
技术支持:百度建站--专业为会所网站提供优质的服务